爱乒乓球的猫薄荷

圈名猫薄荷
2018年7月27日和以后所有七月27日都是有了圈名和烦死云越尘纪念日
很会学猫叫,也喜欢仓鼠(不是吃)不过没法养……喜欢全职(叶修赐我手速)日系的海贼王,黑塔利亚(居然停刊了),拒绝一切少女漫画。写文,不过只写历史同人,特别喜欢现代私设(我为什么不去原创)我是纯种北宋人)画渣+手残而且有韵者辄不工,包括所有乐器和跳舞

七夕就要甜甜甜!(和尚书的联文

特别ooc,注意避雷


cp巩荆,可能并不是那么甜?

(不,是高甜

现代学院架空设定


两个初中生,还是很青涩,呸!很活泼的少年啊~


开始?




子固走进教室,发现桌上有一张便笺纸。字迹很乱,他勉强认出那是“下午放学去天台等我”


“介甫该练字了。”他自语道。


身边都是甜到齁的味道。玫瑰的折纸,粉笔画在黑板上的心,有人的衣服把校服一脱就是情侣装。


他想起了那张便笺。那就按它说的做。


不巧,子固今天被留下来做值日,赶到天台时天已经黑透了。


介甫在黑暗中捏紧了那张便笺——他不知道子固为什么要把他叫到天台。楼梯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他小小打了个哈欠。


“介甫?”


他呼出一口气,从角落走出到月光倾洒的地方。好友在他面前站定,道了声歉。


“子固?来天台做什么?”


“不是你写的便签吗?”


这是个可爱的误会。介甫在心神不安中想起,今日是七夕。于是沉默,皆为无言。


子固安安静静站了一会,轻声问:“介甫……时候晚了,该回家了?”“……他们应该锁门了吧?”


两人看着寂静黑暗的校园。


“是吗?”子固无奈地看着介甫这个小迷糊,“我拖地一直开着教室灯,门卫看不见吗?”


他突然想起,他的教室是在教学楼背对门卫的方向……不过仔细看还是可以看见。


“别担心了没关系的。”子固跑下楼梯,“这么晚了赶紧回家!你家长不担心吗?不过我家没人。”


介甫跟着他跑下楼。


“我想去教室看看,关一下灯。”子固说。他只好自己一个人去观察教学楼。


楼梯间黑漆漆的一片,极其阴森。酸软顺着关节扩散到骨骼,最后变成麻木。


教学楼的出口……他其实已经预感到会被锁上。但是他要去确定,算一个无力的安慰。


他不甘地扯了扯冰冷的把手,带动门外铁链哗哗响。


只好回到原处,任麻木感再次袭来。


“子固?你还在吗?”


“介甫?”子固的声音里居然也带着些惊惶,“我在这里,我在这里!”


他在黑暗中摸索墙面,循着介甫的声音挪过去:“介甫!你在哪里!这教室的灯我没关就自己灭了!”


介甫一怔,快步跑过去,在黑暗中辨认子固的身形。直到指尖触到子固的臂膀,才放下心来。


他靠在墙上,问道:“灭了?有没有找到什么?”


他突然打了个寒噤。


“没事。没关系。”子固拍了拍他的肩,欲言又止,“你……入秋了,多添件衣服,别着凉。”


“话说……女厕那边有光……”


他听见子固幽幽地开口,本来坚定的语调变得没底气。


女厕?介甫的表情很诡异,与好友对视了几秒:“子、子固?你想进去?”


“没有!”子固感觉到自己脸上发烫,幸亏没有灯光,介甫看不见他的窘态,“可是这走廊上的灯,还有其他几个教室的灯都打不开。这一楼的办公室,我也找过了。一间办公室锁着。还有一间办公室太黑了,我什么也看不见。还有就是……”他好不容易才挤出了最后这四个字,“我有点急。”


介甫觉得没有什么比这更尴尬的事情。


“那……那……”他捂脸闷声道,“我陪你去好了……”


“顺便把手电筒取下来?……女厕的灯坏了。”


手电筒孤零零地吊在天花板上。


待事解决完成,介甫踮脚想要触及吊在天花板上的手电筒。无果。


“……我可以试试?”


“算了吧你比我还矮。”


介甫感受到了子固如芒在背的忧怨目光。子固小声说:“那就只好摸黑探索了……”


介甫望着黑暗的楼道,蹙起了眉梢。


真糟糕。


“我们想想办法出去。”子固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想起这教学楼的历史——它曾经经历战火,曾经是一家公司,曾经是一个招生办公室,天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——不,这是不存在的,就算存在,对现在也没什么影响,“我们上天台试试对着门卫喊一声。书包就挂着,这里有钩子——”他一边说一边这么做了,揉揉酸痛的肩膀,他忍不住说,“真是够重的。”


“门卫大爷!在吗!看得见吗!”


喊声飘散在初秋的猎猎夜风中。


门卫那里还是没有动静。介甫瘫在窗台上拽着子固的袖子:“嗓子疼……门卫大爷是不是不在……?”


子固沉思:“……介甫?是不是应该写作业?”


介甫想起沉重的书包,忽然觉得生活失去希望。


“我们……又要夜闯女厕所吗?”


子固恳求地看着他让他不要说了。


真糟糕……


天台之下,灯光片片,子固清楚地看见了马路对面的24小时便利店——相比这黑乎乎的教学楼,哪里简直是天堂。


有点饿了。尽量去忘记这件事,他拍拍介甫:“我们可以去每一层办公室找找,有没有能电话或者被老师没收的手机什么的……”


听了子固的话,于是介甫依着记忆去找办公室。


锁了!介甫不舍地朝昏暗的办公室看了一眼。还有一间办公室没锁,但是开不了灯……


“怎么回事……灯不至于坏这么多吧?”


什么都看不见,只能打探窗边的办公桌。没有有用的东西,小零食和化妆品却翻出来不少。这是音体美老师的办公室,也不像能没收什么东西。难不成真的要……他又和子固对视一眼。


“你闭嘴。”


“……那怎么办?”


麻木感又一次缠上全身,介甫咬着牙回到了楼梯间。


他再次打了个寒颤。战栗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初秋的温度。子固忽然问:“介甫?你很冷吗?冷的话先穿我的外套。”


“不用。”他深呼吸一下,尝试像从前那样轻快有节奏地走下楼梯——根本做不到。楼梯间的窗户很低,基本没什么可见度。


好了,他们现在得到了答案——这所学校里的老师很称职,办公室都锁得好好的,钥匙也不知道被塞到哪里去。


“我们……还是写作业吧……”


“介甫你怎么不太对啊?”子固想起了老师桌上的那些零食,“你是不是饿了?”


“不,我不需要。”介甫摇摇头,补充道,“你饿了?”


“别开玩笑。”


他们回到了一生不愿再次提起的女厕所,那温暖的光依然在那里亮着。


介甫颤抖着推开门,取下了书包:“子固……”


“……你觉得我们还有拒绝的余地吗?”子固说这话的时候,正在关窗户,“你要是冷就说,我把外套给你。”


他想,子固不可能看不出他这是害怕。


他拉开书包拉链,忽然手电筒的灯暗了一度。


“嘶!”


“介甫。说不定只是电量太少呢,毕竟开了好几天。”


我们不能坐以待毙,女厕所不是坐以待毙的地方。


介甫彻底接受“待在女厕所写作业”的事实之后,如是想到。


子固抬头看看那手电筒:“介甫,我出去一下。你在这里呆着别动。”


他离开那温柔的光圈,独自走进黑暗。


“子固你要去干什么等等我!”介甫拿着尺就跑了出去。


“我想去搬两把椅子。”子固说,“我一个人够了。”


“我们一起。”介甫坚定地拦死去路。


子固和他在光圈边缘对视,突然介甫拉住他的手:“我们互相拉着对方就不会走散了。”


“……好的。”


子固摸到了旁边教室的门把手,开门。


惨白的月光在教室里流淌,子固不禁想起了那些关于月光的传说,这个地方真的有那些传说中枉死的鬼怪吗?


介甫拉着他走进教室:“这里有月光诶。”


子固拉上一把椅子:“快回去写作业。”


“好的。”介甫环顾空荡荡的教室,“这个班值日怎么做的,黑板上的作业都不擦。”


“说不定人家本来就规定不用擦。”子固不安地晃了晃介甫的胳膊,“这里还可以看见马路对面。那家便利店的招牌暗了。”


“门卫的灯还亮着。”介甫说。


“我们要不要在这个教室喊一次门卫?”


“写完作业再说。”


“你家长不担心吗?”


“他们有事出去了,最近两天是我一个人在家。”


“真巧我也是。”子固无奈地耸肩,“看来我们要么喊破嗓子要么在学校里过夜。”


似乎都不是好选择。


“回去写作业吧,反正明天总是要交的。”介甫松开了子固的手,却搭上了他的肩。


子固没心情去想该不该拍开介甫的手了,只好拖着椅子慢悠悠地往回走。


介甫自己先放下了手,一声不发地继续搬椅子。


所以果然还是有光的地方比较安心。介甫抬头看了一眼手电筒,低声抱怨:“别人的七夕都是秀恩爱之类的……少了那些粉红泡泡,空气都清新了。”


“今天是七夕吗?”子固略微歪头去看他,“怪不得你会给我写便笺。”


“都说了那不是我写的!”介甫佯怒道。


子固透过窗户看万家灯火明灭,轻声说:“我第一次觉得外面的世界真好。”极其严肃的声调。介甫的笔尖一顿,接着继续抄写单词。


没有钟表,应该很晚了吧?毕竟浪费了太多时间。介甫写完最后一个单词,甩了甩手。


“好困。”他趴在窗台上。


“介甫。语文书上说王安石是北宋政治家对吗。”子固用笔杆顶着下巴。


“对的。”


“很孤单?”


“记不清楚了……”


子固怪怪地瞅着介甫:“你作业怎么写的?”


“想起来了是很孤单!”介甫一拍脑袋,同时肚子里响起了一阵咕噜声。


“噗。”子固捂嘴止住笑,“你是饿了吧。”


介甫见再也掩不下去,只好点头承认。


“不早说啊……”子固用笔敲他一下,“在这里等着!”


他无可奈何,只好在窗内远远地看着窗外灯光。他翻过子固的作业,落出几张草稿纸。


孤独者。


说不定是有意把字写的很飞,这三个字透了苍凉。于是他轻轻放了回去,收拾妥当。


子固办事效率很高,不一会儿那些零食放在了他眼前——他很疑惑子固在去的时候还需不需要看路。


“吃吧。”


“……真的没关系?”介甫从包装袋里掏出一颗榛仁,“你不吃?”


“反正我不吃晚饭也已经习惯了。”子固无所谓地继续写作业。介甫很快把离他手边较近的零食袋吃了大半,折起来又丢到大塑料袋里。


介甫再次望向窗外——灯火已经暗了,只有零星的灯光在闪烁。


真的已经很晚了。


子固停笔的时候,介甫已经睡着,子固注意到他的睫毛正轻轻颤抖,随着呼吸的起伏。


夏末的夜,居然也可以这么安静。


但他睡不着。


又是美好的一天,希望他们安分一点。昨天的隔壁教室里的黑板还没擦,乱七八糟的画还留在上面。


子固走进教室,一边想着,不知道学校对面便利店的招牌,还有女厕所的灯什么时候可以修好。


学校的电力系统已经修复。他欣慰且怀念地抬头看看灯管,时间太早,大部分同学们还没有来。


桌上有一张便签。字迹工整清晰,他认得出来,那是介甫。


那便签上只有三个字。


谢谢你。


——END——

 @麒麟之子 要不是你我还想不起来这是七夕

荐书 内闱——宋代妇女的婚姻和生活

没有别的意思,只不过是想要让更多人知道另一种现实。

http://dwz.cn/fh2BUlru

现在早就不是宋代了

日常 @麒麟之子 

day one 章喵计划 星期一 (14

回到宿舍,章惇倒头便睡。

中途爬起来去吃了个晚饭。

可能是早上起得太早,今天他很困。


没错第一个白天终于写完了!

占tag致歉

本猫第一次单篇文章热度10了喵喵喵开心

谢谢支持!


下个目标单篇文章热度20!

终极目标征服世界喵喵喵!(猫薄荷磕多了吗我


顺便不要脸安利喵喵喵

http://miao--ao.lofter.com/post/1faa54f3_ef28a3be

day one 章喵计划 星期一 (13

“苏轼你又旷课了对吧?”章惇一脚踢开宿舍门。

“拜托你把门关上!我忙呢!”

“忙着躺在床上吃零食?”章惇毫不客气地抢走零食袋子,“有八卦!张彦博和庞琪是一对!”

“庞老师有对象?”苏轼一个鲤鱼打挺没能成功,仰躺着在床上挣扎,“真的?”

“你自己去问。”章惇抓了一把零食塞进嘴里,“这有什么好吃,放这么多调料,味道很粗劣啊!”

“你别说话!”苏轼躺在床上抓住袋子,“还我!”

章惇放手,零食便洒了一床……

“你对我干了什么!”苏轼惨叫,“章惇我要杀了你!”

章惇飞跑去也。


曾布从厕所里闪出,他左右张望,确认章惇跑远了,这才蹑手蹑脚踱到苏轼的门前,轻轻唤道:“苏学兄——”

“宣宣小天使救我!”

“苏学兄我还书……”

“我不管我不管!救我!”

曾布瞥了一眼苏轼的床和床上的苏轼:“你是我的朋友,我当然可以帮你。不过得快点。”

“你是不是晚上还有事?今天你和床和挺有缘分的嘛……”

“你明明都在群里看见了赶紧起来收拾!”曾布不耐烦地一跺脚,吓得苏轼直接滑下床,还没忘记继续bb:“你为什么次次都是同一个妹子就不换换口味?”

“你这种,种,马才天天换口味!”曾布直接转身就走。

“小天使你别生气啊!”苏轼抱住他的腿,“帮我收拾好不好!”

“不好!”曾布怒火中烧踢开苏轼,“你有什么资格乱咬舌根子!”

“宣你今天怎么啦!”苏轼惨叫,“你不是说就玩一玩吗怎么这么重色轻友啊——难道你改主意了?”

“苏轼!”曾布半回头,咬牙切齿看着苏轼,“以后别给我提这个!”

“她和你做朋友了?!”苏轼活像一条快要干死在陆地上的水泡眼金鱼,“你苏哥哥专业泡妞八百年这都看不出来我把姓倒着写!”

“谁是谁哥哥!”

“你是我哥哥可以吗?”苏轼一翻身趴在地上卖萌,可怜巴巴地仰着脑袋,“你苏弟弟……”

“行了行了!我认了不行吗!别告诉我哥,更不许告诉别人,还有,是普通朋友!”

“不会告诉别人的。”

“你发誓!”

“我发誓!”

曾布低头叹口气:“好好好我帮你!”

站tag致歉

这件事早就过去了

图中白色部分是我干的

可有一个点我没法忍啊……为毛我的号也露了……我是第四个人吗?

这么不仔细让人好开心啊喵

赌五块钱,挂人的肯定是男生,我不相信世界上有和我一样粗枝大叶的女生喵


“我最开始还生个气意思意思……现在我有点想笑……”

广告)假如要找个人见证一对cp的情

假如要找个人见证巩荆的情……

私设

某一个人有严重ooc

开始

看着喜欢的人堕落,就是这种感觉吗?

在迷雾之外的人凝视水晶球里旋转的迷雾,还有两个小小的人影,正肩并肩盯住电脑屏幕,坐在电脑前的记者十指如飞,旁边消瘦而病态的人影别过脸,他看得很清楚,那是笑容。

司马光将水晶球狠狠推下桌,满地都是黯淡的碎片。


这个司马光真的ooc了!重点是巩荆!巩荆!巩荆!

这只是广告,真的

day one 章喵计划 星期一 (12

“庞琪什么时候会答应我啊,小猫咪,你能告诉我吗?”张彦博的眼睛闪闪发亮,好像他也是一只小猫咪。

庞琪?猫咪歪着脑袋,这名字听上去有点熟。

等等,她不就是叶浅思最喜欢的那个助教吗?

“庞琪她一定会嫁给我的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张彦博幸福地原地打转,“有生之年我要送她一万朵玫瑰!诶呀!单身公寓的地方真小……”

猫咪无语地看着这个愚蠢的人类从地上爬起来。

“大哥他什么时候会有喜欢的人呢?”张彦博坐到书桌前,猫咪望后挪了挪,和他拉开距离,“喵。”

“一年以后?”

“喵。”

“两年?”

“喵。”

“三年?”

“唉——庞琪想要门当户对,她拒绝了我几次呢!”张彦博右手托腮,伸出左手想要摸摸猫咪,猫咪直接扇了他一爪子,幸亏他躲得快,“然后大哥问我……”


已经是第五次在庞琪家门口徘徊……

“朋友,大清早的你何苦呢?”忽然,旁边的一扇门开了。

张彦博看看眼前的中年男人,不好意思地低头准备开溜。

“别走啊,进来坐。”那人拉住张彦博,低声说,“你不知道,那个女的已经和别人定婚了。”

“怎么可能?”张彦博差点跳起来,“她没说!她没告诉我她定婚了!一个字也没有!”

“轻点啊你。”男子若有所思,“听说是家里定的婚,对象是她父亲的某个朋友的儿子。”

“我要去问清楚!”张彦博急得冒汗,“如果她早点告诉我有了未婚夫,我就不会去打扰她了。”

“别慌。据说婚礼的日期一直没定下来,你还是有机会的。”男子环顾四周,低声说,“庞琪的父亲庞籍老先生,想把她嫁给司马光。”

张彦博的下巴差点掉下来:“这个……庞琪她很嗨皮的也喜欢小猫咪,司马光那个那个那个呃……”

“连我摘了朵花他都能说我娘,还劝王安石不要和我再交往——唉,说我破坏绿化,我认了,他……唉……”男子想了想补上一句,“不过他人还算好。”

“庞琪说她喜欢的人有钱买好多好多花送她,还有钻戒……我穷……”

“钱就这么重要吗?社会还是这样……”他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出神,“好好想想,天无绝人之路,就看你能不能找到。好好想想,她要的是钱,是花,是钻戒,还是别的东西?她要什么,你就给什么。”

这话似乎有异样的魔力,张彦博的心里突然滑过一个念头,它是如此清晰,但张彦博根本来不及抓住它便消失了。

只留下一些痕迹,张彦博仔仔细细在痕迹中寻找……

“我知道了,我可以用纸折花送她!我可以剪花送她!我可以种花她!我可以……”

“行了朋友,还是工作重要,时间不早了,你别折腾自己,赶紧回去啊。”


“大哥他最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”张彦博美滋滋地冒着泡泡,“等庞琪嫁给我的那天我要请他去我的婚礼!”

猫咪打了个哈欠躺在桌上……


“我没法忍这个智障了!”章惇爬起来就喊,引来又一阵怪异的目光。

许将吓了一跳:“章你醒了?”

章惇摸出手机打了某个号码:“喂苏大爷你要八卦吗有八卦!”

许将莫名其妙地看着他,这家伙的心眼有时候真是少得可怕。

“喂浅浅我先回去了!为什么啊?问那个7号兼职陪打!”

许将一阵错愕……章惇跑没影了。


day one 章喵计划 星期一 (11

章惇伸手拧开水龙头。

 

镜子里的那张脸依旧华美,只是粘着些汗珠。他捧一把水洗洗脸,唉,他和他爸还真是长得像。

 

不知道他母亲长得怎么样?章惇抹干下巴上的水珠,他和他母亲肯定不像——那怕事实如此,他也会拒绝承认。

 

他怎么可能是那个蠢女人的儿子!

 

章惇理顺鬓发,仔细端详他自己的英姿,如画的眉目,上身的线条起伏犹如疾奔的猎豹,凸现出男子气概。他满意地关上水龙头走出厕所。

 

突然,只不过是眨眼的那一瞬间,眼前的景象不再,地板似乎升高了,哦,不对,那是一张书桌,放着一些书籍和一个酒杯,不过只有模模糊糊的色彩,还有一股淡淡的酒香味。

 
怎么回事!章惇甩甩头,他发现自己正靠着墙往下滑。 
他的意识突然变成猫,这种事发生过不止一次,可在完全清醒的时候发生只是最近。 
他强行爬起,有些失魂落魄地环视四周。 
许将正坐在球场边的椅子上看书,室内球场的灯光勾勒出他的脸庞——与章惇相比,他欠三分俊美,少一份霸道,却多些认真与温柔。 
“你在看什么书啊!”章惇扫了一眼,“法律的?” 
许将点点头:“您继续吗?” 
“好家伙,原来你还在这里兼职,怪不得我球场上一次也没看见过你,你还打得这么好!” 
“过奖了。”许将合上书去拿球拍,“您还打吗?” 
“不打了,困。”章惇直接躺在长椅上。 
“……” 
“反正你也就赚这么多,帮我看东西怎么样?” 
“……” 
“要我付管理费吗?” 
“……不用了。”许将其实是觉得占着球场不打球还霸占椅子不太好,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,默默打开书。 
 
曾巩书房里的猫咪睁开了它的双眼。 
“小猫咪,你终于醒了。”不是曾巩的男声说,“你真是够调皮的,都干了什么好事?” 
猫咪翻身爬起,环视四周,窗前一张干净的单人床,带镜子的衣柜在床的对面。 
衣柜旁边就是书柜,而书桌在书柜斜对面,一面靠着墙,一面靠着朝东的窗户,一面靠着床头柜,还有一面放着椅子,以及南北向的入口通道——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,说的就是这种单身公寓。

某人突然从桌子底下钻出来:“小猫你好啊!”

猫眨眨眼,这个人是数学系的张彦博助教,鉴定完毕。

“你把大哥的花都弄碎啦,不过不要怕,告诉你一个秘密哦,虽然他看上去凶巴巴的,人可好了!”

猫咪冷漠地听着。

“庞琪我一定会追到你的!”

猫咪冷漠地看着。

“大哥他怎么还是单身,下回我也要给他介绍个对象!”

猫咪冷漠不住,趴下来打滚笑到抽。这个助教今天怎么了?